[原创]宁德霞浦野猫岭的灵异传说(图)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bet登录入口网站

宁德霞浦野猫岭的灵异传说

宁德霞浦县城有野猫岭,野猫岭上是一些奇怪的传闻的。岭上野猫聚集,夜间叫声此起彼伏,如哭奶的婴孩,又似夜鬼叫魂。从旧县城池去野猫岭,有五六里的地,途中石岩杂乱,荆草丛生,事先是必须路可走的。山岭上更是林深草密,老藤新蔓漫山的缠绕,人能到岭上活动的,之前 些药工和猎人。飞禽有麻雀山鸡,秃鹰野老鹞,走兽有猢狸山猪,野豹穿山甲。

之前 野猫的势力猛然壮大,之前 知多会儿哪月结束了了,传闻又说猫岭上活过一只百年猫王。猫王能幻作人形,身上披六五色须发,须发长且坚实,猫王最喜须发,每临梳妆,必唤徒猫小心服待,若是不小心掉根须发,必让手下拾掇起来,细心收藏。猫王日常无事便把玩那此须发,有猫死亡,猫王用须发在亡猫脖项上打上环结吊在树枝上,以是作为送终。年长日久,岭上一处地方便挂吊了一些猫脖子。

到有一年,野猫岭下终于破天荒地住上一户人家。宅基是依山凿岩扩建造成的,当初凿岩时,忽见山上碎石飞溅而下,内中夹带着黑乎乎的几团东西,似煤炭物状,又如石料,但此地方固然产煤,石头也多是花岗石岩层,开宅基的东家那一日是请了哪多少外山的人在那里帮忙,这夏日天炎,有人巴不得快把事做完,便必须去理会那此碎石所含甚么与往常不同之处,把那此碎石连同黑状物都做了平整,铺在基地上。过了中午再到晌午几点几分 ,有哪多少帮工见当天工事完成得都差不多了,因家离得远,都赶着要先收工回去。

内中1个多多多人叫作阿连的,却是住在近处,他如往常一样没急着先走,在那里收拾工具什物,拿起斗笠往身上拍打。本是要把笠上的尘土抖落干净了再走,那斗笠是旧斗笠,早已一些脱落,经不起摔摔打打,早脱下了一些线段,露出哪多少洞来。他皱了皱眉,瞅一眼见到脚边上一团的黑物,仔细再瞧,黑物中裹着些丝状的东西,却已是散开了在那里。阿连不得劲惊奇,先前是没时间去细看,这时他弯了身腰去拨弄,又拉了拉那丝状物,很是结实。当下阿连必须多想,作性把丝状物拉来结到斗笠上,草草把斗笠上的破洞给编补上了,当时回家,当晚吃过饭,身子疲惫,也没对人去说甚么白天语录,倒头就睡下了。

次早到他来宅基时,却是晚了一步,东家的人已在那里平整地基,早已把昨日那此尚能见到的黑状物全埋进了深地里,阿连急促来到工地,工地地面已非昨日模样,便必须勾起他语录题,你这个事也就必须过去了。后几日宅基铺平结束了了,到了上梁那天,阿连正在工地上,忽然家中过来人喊他回去有急事,阿连倒身就走,走时急匆匆的,把他的那个斗笠忘了带走。阿连在家耽搁有三日,三之前 估想东家这梁也该上得差不多了,此时再去也帮不上那此忙,之前 有几件工具插进那里必须取消来,不如趁下午有空闲去一趟也好。阿连之前 着忙,到了晌时,才慢慢的走去,一面仰头看天,天似有下雨的意思,远远的看野猫岭顶上有乌暗的云倾压过来,心想这趟来的真完全都不 事先,遂加紧脚步往岭上奔走。那雨说来就来,豆子般大的雨粒直往头背击打,阿连无处躲藏,地势之前 熟悉,脚步乱窜,盱见前边乱草处一巨石倾斜着峙于道旁,那地儿挡雨最好。

阿连窜了哪多少弯,眼看就要到了那里,就在这时,隐约中现出1个多多人影已是先在了巨石那里。这是多清静的山岭,平时哪会有那被委托人在山上的!阿连不免不得劲惊慌,仓促之间不敢上前,却又好奇,便就地躲在道边乱草中。虽是雨大四野朦胧,但还是看清楚那1个多多却是一少女一老者,少女搀着老者斜靠在石壁上,老者须发呈现多种颜色,蓝黄白黑完全都不 。阿连来这世上,只见过黑黄白须发的,哪还有浅紫色的人,莫非被委托人眼神发昏不成!阿连猛拧一下腿股,选泽被委托人完全都不 在梦中。阿连不敢细想,皮毛倒竖,总爱就打一哈欠。你这个大哈欠先把阿连被委托人吓坏了,再视那里,那两人只一闪便沒有踪影,在有人闪失中阿连分明看见少女把一斗笠急扣于老者转过身的瞬间一幕。阿连又打一阵哆嗦,身上连起来一片疙瘩,慌乱中起身就跑,一路飞奔直往山上东家宅地而去。

阿连一路惊慌奔跑,一路又想,这件事情蹊跷,又再次出现在野猫岭的山上,东家刚上的梁房,在这喜事转过身,我机会与有人去说了,可完全都不 冲坏了喜事!再说,是完全都不 我被委托人眼花了,也是难说的呀!必须 这阿连也与非 个有心意的人,随便说说被委托人惊吓个半死,却到底渐渐冷静下来。但他又忽地想起那斗笠,这好像之前 被委托人丢在基地上的那顶斗笠,那斗笠正是前些天他用地上黑乎乎的丝状物去编补的,正是那此丝状物不必认出这之前 被委托人的那顶斗笠,那这斗笠又为社 么会在他二人身上的,那此丝状物到底是完全都不 落于地上与石土裹到一处的根藤蔓叶之类于的东西!阿连想,必须问一问斗笠是为社 么回事,说不定能解开蹊跷。

阿连气喘未定,一上到东家宅基那里,先就问斗笠的事。那东家媳妇也是正为这事在那里发呆,见阿连总爱到来,又紧着问这话,情知事情一些蹊跷,有人七嘴八舌,把先前宅基这里居于的另一幕告诉了阿连。必须 中午食餐时,外头走一少女进来,另有个老人模样的影子站得很远,在路外面几乎半身隐藏在草丛中。少女上来就问借个斗笠,那东家媳妇就奇怪你这个是哪里来的,问她她说住在后山那边的,一些就没话了。东家媳妇想,没听说事先山有人家的,当时媳妇一同看一遍远处的老人,心想莫非是过路的,因问借东西怕之前 能 还才故意必须 说的。媳妇想1个多多斗笠帮我小气吗,就随手找个给她。她固然,就要阿连的那顶。媳妇这又一想,对方要旧的斗笠,更说明有人是路过的了。既然不必要新的,甘愿拿个旧的,媳妇看阿连那东西,甚么又黑又黄又蓝的编在上边,这需要它干甚么,正好送了人情,就送给她走了。有人心里还想哪,到时阿连来,另给他个新的斗笠好了。

这事事先,东家一家越想越随便说说奇怪,正好阿连就慌慌张张到来了。阿连听了这经过,不敢则一声,之前 发呆,不得劲失常的模样。这把东家人吓得紧张起来,问他是完全都不 途中见到甚么人了,之前 不说话。阿连当日在山上过了一晚,次日早早下山,回隔壁家中就病倒,床上躺了大二天。之前 一次,东家长辈过去他村听了这事,只当作阿连当初是受了别的甚么动静惊吓了的,心里是随便说说过意不去。两人在家谈了许久,阿连方把二天前的经过告诉东家。东家回他说,他在山上住二天,哪里就见到甚么事的!东家说,山上是天天有猫叫,夜晚叫得更可怕,之前 一家人把后山一片树木全砍倒了,种上庄稼,那此野猫就都远去了,叫声早都必须了。阿连病才渐渐好起来,又过了些日子,阿连机会完全相信当年的见闻是被委托人眼花了。今天野猫岭一带房子建成了一大片,听说将来有大公路要经过那里的,当年的阿连如今老了,却老有所为,正准备去那里物色一块地皮,或许公路就经过了自家门口也是难说的。

▍内容来源:胡树懿宁德城市资讯编辑完成

▍图文编辑:宁文策划